欢迎来到 wnba联赛比分直播

wnba比分直播188_竞彩即时足球比分直播

刘玉璞的悲惨人生:被生父性侵,被丈夫家暴,死后三天才被发现

2022-03-21 wnba联赛比分直播 97 0


2009年5月14日,在台北中和一栋普通的寓所里,发现卧室地板上趴着一个女人,身体僵硬,她的手里还握着一瓶药丸。

从她露出的皮肤上呈现的大片斑块可以发现,这个女人已经死亡多日。而这个惨死的女人便是刘玉璞。

她曾是全台湾闻名的大明星,饰演的赵敏堪称华人圈“最美赵敏”。

这么耀眼的女明星怎么会有如此悲惨的结局?她生前究竟发生过什么故事?

今天,柴叔跟大家一起聊一聊——女星刘玉璞的悲剧人生。



1963年5月3日,刘玉璞在台湾高雄凤山的一间普通民宅里出生,她是家里第二个孩子,还有两个兄弟。作为唯一的女孩,按常理说应该被全家宠爱,可是在这个家里并不是这样。

在这个老派的军人家庭里,父亲就是家里的指挥官,拥有绝对的权力,说一不二,不容反驳。


刘玉璞很小就知道,父亲并不喜欢自己。一脑子传统思想的父亲喜欢男孩,重男轻女的他对女儿几乎视而不见。

就这样,刘玉璞像个小透明一样长到两三岁。她经常羡慕地看着邻家小女孩被爸爸抱、跟爸爸撒娇,每当这时候,小玉璞都会难过地低下头,她觉得一定是自己不够漂亮不够乖,所以父亲才不会像其他爸爸那样爱自己。


父亲随部队长期驻扎金门,母亲也要去台北上班,刘玉璞被送到姑姑家寄养。

离开父母寄住在别人家,小玉璞很不适应。姑姑性格好强,平时不苟言笑,对几个孩子特别严厉。小玉璞在陌生的环境里,被严格管理着,她想家想母亲,性格越来越内向,话也越来越少。

刘玉璞5岁时被接回了家,她高兴地以为可以和父母兄弟团圆了,想不到这却是噩梦的开始。

父亲脾气暴躁,喝酒经常喝醉。每次他喝醉后,都好像有太多不满意需要发泄,开始是摔东西,后来打老婆,最后他终于把拳头伸向了孩子,而女儿刘玉璞首当其冲成了出气筒。


以前刘玉璞还期盼见到父亲对自己笑一笑,现在的她却再也见不到父亲,没有人能切身体会她对父亲的恐惧。

平时刘玉璞似惊弓之鸟,在自己家里也像小偷一样蹑手蹑脚,不敢说话更不敢靠近父亲。

最可怕的是父亲喝酒之后,不管刘玉璞在什么角落,都会被暴怒的父亲一把拎到眼前,拳打脚踢一顿。

甚至有一次刘玉璞在洗澡,浴室门上了锁,也没有拦住父亲的暴虐,因为按照他的“命令”,这个家里任何门都不允许上锁。刘玉璞犯了大错,父亲冲进浴室,对着赤身的女儿挥起了拳头。


从头到尾,母亲都在外面缄默不语,她害怕丈夫,甚至不敢去保护自己弱小的女儿。

那一刻,刘玉璞就是个父母双全的孤儿。她惨叫着蜷缩在角落里,身上承受着亲生父亲的无情拳脚,绝望将她彻底吞没。

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,喝醉酒的父亲除了暴打刘玉璞,还会有意无意地抚摸她的身体。虽然并不明白这些动作意味着什么,但是刘玉璞凭直觉知道这不应该。可是,她无处可逃。

刘玉璞的童年就在被暴力和被忽视中度过了,身上的创伤会好,心上的创伤却永远都在流血,直到她死亡的那一天。


好不容易熬到上高中,不想回家的刘玉璞毫不犹豫办理了寄宿。从此她以校当家,不上课的时候就出去打工挣钱。内心自卑和经济拮据让她很少和别人交往,独来独往的她眉眼间全是孤冷。


1982年,香港邵氏电影公司到台湾招收新人,刘玉璞参加了筛选。她想着如果被选上,有一份固定的收入,起码自己不会挨饿。别的女孩当演员是为了做明星,而刘玉璞只是为了吃饭。

当年的邵氏是港台地区影视圈的龙头,能进到邵氏的全部是顶尖艺人。刘玉璞凭借自己超凡脱俗的外表和气质被邵氏一眼看中,从此开始演艺生涯。



进入邵氏公司的刘玉璞马上被安排参演电影《卒仔抽车》,不出所料给观众和导演们都留下深刻印象,开始小有名气。第二年她被安排和当红小生尔冬升合作邵氏重头戏《三闯少林》,刘玉璞和饰演的角色叶青花非常贴近,一炮而红。

那个时期,能亲自拍武打戏的女明星非常少,能吃苦又听话的刘玉璞成了武侠片导演最喜欢的女明星,片约不断,星途一片大好。

1984年台视拍摄的《倚天屠龙记》成了刘玉璞的巅峰之作。


剧照中的赵敏,男装时长身玉立,英气勃发,面莹目朗,丰神俊秀;女装时纤姿飘渺,明眸善睐,眉目如画,巧笑嫣然。果然让人过目不忘,绝对称得上是“最美赵敏”。

刘玉璞版的赵敏成了以后几十年不可逾越的标杆。

入圈仅仅两年就成为大红大紫的明星,面对滚滚而来的掌声、鲜花和金钱,内心自卑的刘玉璞开始惶恐,她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些。


刘玉璞没有亲人朋友可以诉说她内心的惶恐不安,她转向宗教求助。在一次次的宗教活动中,她认识了牧师张建中。和蔼、耐心、有爱的年轻牧师在刘玉璞眼中就像神派来拯救自己的使者,给了她无穷的爱和保护,从未有过安全感的女孩迅速付出了所有。

他们很快结婚,刘玉璞在自己事业的巅峰放弃一切陪伴丈夫赴美进修。观众、家人的劝阻都没有改变刘玉璞的决定,她只要自己最需要的爱,别的都可以舍弃。

刘玉璞宛如扑火的飞蛾,为了心中的那点光亮,不惜化为灰烬。


时间很快到了1989年,为了照顾家庭刘玉璞宣布息影。1992年她生下大女儿,安心做起全职太太。

爱情就像手里的沙子,也许就是因为太在意,握得越紧越容易失去。刘玉璞为了丈夫和家庭全身心付出,换来的却是丈夫的日益疏离。

夫妻俩开始有矛盾,逐渐升级到吵架,然后丈夫开始动手,对刘玉璞拳打脚踢。

就算一直在噩梦中,也总好过突然从美梦坠入噩梦的感受。刘玉璞好像又回到小时候,被父亲无数次家暴,久违的恐惧再次牢牢攫取住刘玉璞。她开始显现忧郁症的症状。


1997年夫妻二人创立荣美教会,刘玉璞也成为一名神职人员。每天面对教徒的告解和倾诉,即使心理强大的人也很吃力,更何况是本来就存在心理问题的刘玉璞。

刘玉璞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,她挣扎着想要自救。

当时社会对抑郁症几乎没有了解,所以当得知刘玉璞出入精神病院看病的消息后,所有人都觉得她做了丢脸的事情,流言蜚语顿时满天飞。

没有任何人愿意给予她一丁点帮助,刘玉璞陷入孤立无援的绝境中。

2005年,刘玉璞抑郁症发作,自杀未遂。为了不拖累丈夫和女儿,她提出了离婚。丈夫自然是不同意,就连父亲也特意赶来,对她又一顿暴打,因为离婚是件太丢脸的事情。

亲人的所作所为对已经重度抑郁的刘玉璞无异于雪上加霜,她无奈向法院申请家暴保护令。



在刘玉璞的坚持下,2007年夫妻俩终于协议离婚。为了能够多探视两个女儿,刘玉璞放弃一切财产,净身出户。

从丈夫家暴的阴影下走出来,刘玉璞虽然身无分文,没有任何经济来源,但她仍然准备打起精神重新开始。无处可去的她还是回父母家了,希望父母能借一点钱,帮她渡过难关。

残忍的人性再次蹂躏刘玉璞,把她往绝境又推进一步。

父母无情拒绝了女儿卑微的请求,对世界绝望的刘玉璞吞下两百粒药丸自杀,而她的亲生父母就眼睁睁看着女儿倒下,视若无睹。动物尚且知道护子,人竟然能冷血至此。


幸好朋友发现异常,拼命推开阻拦的父亲将刘玉璞送到医院抢救,才让她重回人世。从此刘玉璞心灰意冷,她与父母断绝了关系,互不往来。

在朋友帮助下,刘玉璞在台北中和租住了一个小房间,开始独居。刘玉璞靠教别人画画挣生活费,日子过得俭朴。

但是精神上她很富足,只要有时间她就去做演讲和参加公益活动,与病友们分享自己的患病经历。她将自己十余年与抑郁症抗争的经历写成书《打开心飞》,以极其阳光积极的话语去鼓励病友不要放弃。

自身命运多舛、深陷泥沼的刘玉璞不但要救自己,还要救别人,她才是神的使者,是纯洁的天使。


2009年5月10日是母亲节,在这一天刘玉璞尽弃前嫌,与几年没有联系的母亲一起吃了一顿饭,她终究还是无法割舍亲情。

面对亲人无情的伤害,刘玉璞总是会选择原谅,因为她实在太渴望得到爱,那是她一生都渴望却一生都缺少的珍宝。

5月14日,一个教友几次打电话都联系不上刘玉璞,想到前些天听她说自己心脏不舒服,教友担心便去家里敲门,一直无人应答。

后来在警察的帮助下打开门,发现刘玉璞身穿睡衣倒在地上,手边是治疗抑郁症的药物,人已经死去好久了。

根据警方调查,判断刘玉璞并非自杀,死因并不确定。可能是心脏病发作,未得到及时救治而死亡,她的死亡时间应该在三天前。


当年的“最美赵敏”就这样走了,年仅46岁。她有悲惨的童年、耀眼的青年、凄凉的中年,在她繁花似锦的青年时光的对比下,刘玉璞的童年和中年显得格外凄惨。

她短暂的一生犹如冰火两重天的双面纠缠,让柴叔不禁唏嘘感叹人生无常。

刘玉璞带着绝世芳华来,带着无尽遗憾去,此生已了,唯祝来世。

-END-

【文 | 晓鲲 】

【编辑 | 语非年 】

相关文章

回复评论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